超實戰人間種馬姐夫---------- 1

时间:2019-06-30 17:25:58

我的姐夫長的高大英俊,非常有男子漢氣質,有點象李學慶,但看上去比李學慶更成熟性感。他和姐姐結婚幾年來生活的非常美滿,我有時非常望姐夫能撫慰我一番,可這也只是想想罷了,我們與姐姐家住的很近,好在能經常隨便地到他家。


今年我已滿19歲,剛高中畢業,雖然在學校時和兩個同學幹過兩次,第一次除了有些痛之外什麽感覺也沒有,第二次在一個同學家裏,幹之前他倒是抱著我親了許久,又摸弄了半天可幹起來一會兒他就射了,而且因為年齡都才17、8歲,那東西也都才10公分多些,沒什麽感覺,我經常幻想姐夫的那東西一定夠粗夠大,幹起來一定舒服,因為從姐姐結婚後每天都十分滿足的臉上就能看得出來,有時候我真羨慕她。


今年夏天的一天,我在下午和好朋友同時也是學校的性夥伴阿松路過這裏,我們一起到姐姐家去找水喝,敲開門姐姐正好穿戴整齊要出去,見我們來了就讓我們自己在家就走了,姐姐走後我到廚房給阿松沏茶,他到處走動去參觀,功夫不大他神情有些異樣地來到廚房悄悄對我說,臥室一個男人在睡覺是誰呀,我說還能有誰準是我姐夫唄。說完正好也沏完茶我就過去看,阿松也緊緊隨我過來,我來到臥室見門半掩著就推開了門,一下子就楞了,只見姐夫仰躺在床上只穿個小褲衩在忽忽大睡著,看樣子是中午喝多了酒,姐夫的身體幾近裸體,真有男子漢的氣派,讓人看了心裏就發癢,尢其是下身像征男性特征的地方,鼓起的一個大包,看的我眼熱心跳,不由的呆呆地定在那裏,玲從我身後鉆過來向床走近了幾步,一邊欣賞我姐夫一邊輕忽真棒,我心裏立刻反上來一股醋勁,這是我的姐夫怎麽能讓他人在這裏欣賞呢,我拉了阿松一下說我們出去吧,阿松回頭望我一眼說讓我再看看,我說不行快出去吧。來到客廳我倆邊喝水阿松對我說,你姐夫真是太棒了,你一定和他上過了吧,我說你別胡說,他古怪地一笑說算了吧,你要是放著這麽棒的姐夫不用說死也不信,你要是不用讓給我吧。我意識到不能讓他在此久留,喝完水就走。


不過阿松的話卻讓我心裏無法再平靜了,是啊,我有這麽棒的姐夫光是心裏想有什麽用?經過幾個晚上的失眠,終於想出一個萬一之策,偷著用他一回,既不讓他知道也不讓姐姐知道。因為要被他們知道我是小同性愛那就慘了!從此我便留心機會開始實施我的“偷奸姐夫”計劃。

 


這天中午,我與姐姐在她家吃飯,飯後姐姐要去到郊區一個單位采訪晚上才能回來,姐夫出去喝酒了,吃完飯姐夫也回來了,姐姐說我先走了。姐夫有些醉眼朦朧地與我說了幾句話,自己沏了杯葡萄糖水,就去衛生間了,我一看機不可失,立即行動,從我包裏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幾片安眠藥粉末,倒進他的水中,一會兒姐夫從衛生間出來端起水就喝了下去,我躲在廚房心裏直跳,喝完後姐夫就到臥室去了。


十分鐘後,我悄悄來到臥室門口從門縫向裏張看,見姐夫又像那次一樣只穿件褲衩仰躺著忽忽大睡,我輕輕走到床邊,站在床前欣賞了一會兒,用手推推他沒有反應,又連推帶說姐夫你睡吧我走了,還是沒有反應,我知道他已經睡沈了。我先彎腰在他臉上輕輕親了幾下,又在他身上吻了一陣渾身就有些發熱,我吻住姐夫的嘴用舌尖擠進他的口內,使勁地吸和吻,,我將目光轉向他的下身,用手輕輕撫摸他那鼓起的大包,將臉伏在他那大包上,嗅著他那真正男人的味道,將他內褲慢慢脫了下來,真嚇人,他那東西軟軟地彎在那裏,半露著龜頭,頭頭黑紅黑紅的,一看就讓人起興,我忍不住用手抓住,忽吸也急促了起來

我把它巾在臉上,熱忽忽的有一股強烈的男人氣息,讓我更加不能自己,下面也覺得濕忽忽的了,我用手抓著把它放入口中,用嘴和舌給他吮吸,它在我口中慢慢地變大變粗,功夫不大它就又長又粗,我從嘴裏抽出來一看,媽呀,它足有二十多公分長雞蛋一般粗,直直地向上挺立著,要是讓我突然看見是這樣,非嚇的夠嗆不可,它上面粘著我的唾液,我伏下身放入口中慢慢地仔細地品味著。


此時我的下身漲的很歷害,屁眼裏面癢死了,我脫下牛仔褲和內褲,上床伏在姐夫身上壓在他裸體的身上,可是他的雞巴實在太大弄了幾次都弄不進去,又害怕把他弄醒,最後用強生的嬰兒油塗在我的菊花上面,只好跪起來騎在姐夫身上,將菊花口對準他那粗大的陽具慢慢坐了下去,立刻就感覺屁眼裏充滿了漲漲的感覺,用力向下一坐,姐夫的整根陰莖就全部插入了我的體內,我一上一下地動著,姐夫的陰莖在我屁眼裏一進一出,這種感覺真是無法用言詞表示,絕不是中學生的東西所能比的,比起這次,以前的兩次簡直只能說是瞎玩,因為姐夫的陰莖很長插入我體內很深,可以爬在他身上動著,多年的欲念終於變成了現實,我在姐夫身上坐著抽插一陣爬著抽插一陣,直弄的我心裏癢的難受,忽然我覺得下身一緊,屁眼內一陣急縮忍辱負重不住地呻呤出來,我一下子趴在姐夫身上緊緊地抱著姐夫,屁眼內火燒一般,整個雞巴漲的要死渾身不由自主地痙攣一陣,我趕緊拿出早準備好的毛巾包裹在自己雞巴上,自己射了滿滿的一毛巾。

 


高潮過後,我坐在姐夫身上慢慢地抽動,忽然覺得姐夫一陣忽吸急促,深深插在我屁眼裏的陰莖一下子又漲大了,突然姐夫哼了一聲,陰莖猛地一挺,我只覺得一股熱流射進我小腹內。啊!姐夫競然在我屁眼裏射精了,緊接著他陰莖每跳一下就有一股熱流射擊入我的體內,我緊緊地縮緊屁眼,細心地體會著這美妙的時刻,終於它不在射擊了,好象也變的有些軟了,我從姐夫身上起來緊緊地縮著屁眼,不讓姐夫射在我體內的精液流出來。我是多渴望幫他生個孩子留住他的種啊!讓他好好獎勵我,也能讓我天天擁有他的大雞巴!


我心儀已久的姐夫終於被我給奸了,心裏十分地滿足。我用衛生紙給姐夫擦拭幹凈,絕不能留下任何痕跡,然後給他穿好褲衩,再穿好自己的衣服,趕緊就走了,沒有想到的是,剛走到大街上下面就開始往外流了,一會兒襠裏就滑粘的一大片,後來就順左大腿內側流了下來,沒辦法只好用手抹一下算了。


此後,我每見到姐夫心裏就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畢竟這麽個猛男被他自己的小舅子給“奸”了。見到姐姐就有些心虛。


自從上次被姐夫的大雞巴插過之後,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湧上心頭,之後一直很渴望再次得到姐夫的插入,但這終歸只是想想,對於我來說最好的安慰就是每次摳著被姐夫插開的菊花一面射精一面騷叫,就這樣半年多過去了,我始終不敢面對姐姐和姐夫。但是機會居然又一次出現..
 


姐姐懷孕了,為了方便養胎,姐姐回到家裏由母親照顧她,但家裏的房子只有那麽寬,所以我便騰出自己的房間讓姐姐住,而我要搬去和姐夫一起住,這對於我來說真是天賜良機,雖然我並不知道後面這段和姐夫一起“同居”的日子對於我將發生什麽事情,但最終我仍然搬去了姐姐家,住在他們的書房,姐夫並沒有讓我和他一起住的意思,但是能與這個猛男一墻之隔地住在一起對於我來說是多麽的幸福啊!
 


和姐夫住在一起每天仍然回家吃飯,而姐夫由於應酬多很多時候都不在,姐夫的習慣很奇怪在我回到住處之後,他要不是還沒回來就是坐在房間看電視,等我關上門洗完澡之後他才會悄悄地溜進去洗澡,而平時他和我的話很少,穿的也很保守,只是再整齊的衣服也能出賣他胯下那一包大大的生殖器和翹翹的屁股,還有健壯已經冒出若隱若現乳頭的大胸肌,我有些時候看得實在受不了了,就偷偷地躲在房間裏面看著和姐夫長的很象的李學慶的照片手淫,我也會主動地攬下洗衣服的責任,目的是聞姐夫那沾著點點精液的子彈內褲的味道,偶爾發現一條卷曲而濃密的陰毛會讓我驚叫!


而有時坐在客廳裏聽著姐夫在廁所裏面頓挫有力的撒尿的聲音,又想起他粗大的雞巴,那根曾經讓我欲死欲仙的大雞巴!一個月過去了,姐夫的生活習慣沒有任何的異常,我常常想這麽英俊健壯的男人怎麽能忍受一個月沒有性生活?他的精液太浪費了!作為一匹種馬他真的有義務去為天下需要他的男人和女人播種,對於他的禁欲我一直以為他是對姐姐的忠心。


這天出去之前本來告訴姐夫我當天要去一個同學家裏而晚上不回去,本來是實在忍受不了去找炮友解決性欲,雖然沒有姐夫那麽誘人,但怎麽都比自己左右手強吧!但去炮友那裏他媽去突然來了,結果沒地方做,沒辦法大家在公園遛了半天最後等到晚上10點人少了才在廁所裏面草草的摸摸搞搞一會就射了,但面對熏人的臭味和並不在炮友身上的心思我還是決定回家。


幸運終於降臨,回家偶然的一幕終於讓我發現了姐夫天大的秘密!

 


我還是象往常一樣開鎖進房,屋內一片漆黑,我輕輕扣上門卻發現姐夫的鞋子已經放在屋內,可能他已經睡了,突然卻發現在姐夫的皮鞋旁邊還有一雙最新式的女士紅高跟鞋,我的天!是姐姐回來了嗎?姐姐好象並沒有這樣的皮鞋啊!正在我站在黑暗中思考的時候,突然隱隱聽見從姐夫臥室裏穿出來的女人呻吟聲!天!姐夫在和姐姐做愛!今天有現場直播看了!我下意識把腳步放輕,以免讓他們知道我回來了,我的雞巴在躡手躡腳地移動中已經硬了,感覺嘴有點幹,頭有充血的陣狀,今天我要偷看到我最愛的猛男幹人了。


我靜靜地到了姐夫臥室門外,這時房內依舊傳出女人的一些「嚶嚶嗯嗯」的聲音,像是忍受極大的痛苦,又像是享受至高的歡愉。這時我才發覺,房門是沒有完全關上的,怪不得聲音會了出來。


我把房門稍稍推開少許,便看見一個女人光溜溜的背脊,姐夫躺在大床的正中,女人俯伏在姊夫之上,兩人正相擁著親嘴。女人的雙腿是分開的跨在姊夫身上,在渾圓的屁股下,我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女人的陰戶裏插著一根很粗大的肉棒。我的天!原來那不是姐姐!而是我並不認識的一個女人!原來是姐夫趁我不在帶了騷女人回家偷情呢!


這個畫面,對於我來說實在是太震撼了,我從來也未有見過別人在我面前做愛的,何況這是我最愛的姐夫!心裏既感到害怕,但又十分興奮,雖然知到偷看是不對的,但是我仍然躲在門旁,繼續看他們表演。
 


這時他們仍然在纏著一起,姐夫雙手不停的在女人背上來回撫摸,女人也輕輕擺動著屁股,把姐夫的肉棒不停地套弄著。這種慢挑細弄的享受,我是未有嘗試過的,,現在看到姐夫這作愛的方法,真令我心癢難當,只覺得身體愈來愈熱。

 


這時姐夫的雙手已經慢慢的移到那女人的屁股之上,輕輕的搓弄了一會,便把兩片屁股緊緊的抓著,跟著腰肢一挺,便把那根粗大的肉棒,狠狠的插入騷女人體內,肉棒完全沒入她的陰戶之中,只剩下那滿是皺紋的陰囊留在外面,騷女人也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這時聽到姐夫在說∶「怎麼了?平常在這個時候,你已樂得大叫大嚷的了,為什麽今晚那樣拘謹?」
「你這個壞人,啊┅┅怎麽說都是第一次在你和你老婆床上做愛啊,是不是要你鄰居全聽見後告訴你老婆你才高興啊?,啊┅┅你還要我大聲叫床嗎?」
「口裏說不要做愛,是誰見了我的大雞巴,便愛不釋手的把玩著?」
「啊┅┅誰叫你的雞巴這麼壞,噢┅┅幹了那麼久,還不肯射精嗎?」
「你想我射精嗎?那你要幫我清理啊!」
「你休想,看我把不把你幹得人仰馬翻。」


接著騷女人便坐起身來,下身緊緊的坐在姐夫的肉棒上,我也再看不到他們交合的地方了,騷女人把雙手按在姐夫的胸膛之上,定著上身,下身開始慢慢的前後搖動,騷女人就像騎馬一般馳逞著。
 


漸漸地騷女人的搖曳速度越來越快,頭發也甩了起來,我看見騷女人咬著嘴唇,很努力地使自己不要叫出來,但是來回了百來下後,騷女人終於大叫一聲,再次軟軟的癱在姐夫身上。我也再次看到他們交合的地方,我看見騷女人的陰戶已泄出了大量的淫水,把姐夫的肉棒和陰囊也潤濕了,而姐夫的肉棒還直挺挺的插在她的陰戶裏,一點也沒有退縮的跡像。


這時只聽到姐夫說∶「你完了嗎?現在到我了。」接著姐夫便坐了起來。
現在他們是對坐的相擁著,下身依然的緊貼在一起,可憐的騷女人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地,任憑姐夫擺布,姐夫再把雙手把騷女人渾圓的屁股托著,配合身體的動作,一面底頭親吻騷女人的乳房,一面把騷女人上下拋動。


那種沖刺一定是十分激烈的了,我看騷女人一定是樂透了,她只能抱著姐夫的頭,嘴裏發出一些沒有意思的聲音,我甚至可以隱約聽到從他們交合處傳來的一些「滋、滋」的水聲,騷女人一定是又泄了一身淫水了。


最後騷女人只得向姐夫低聲求饒,說道∶「啊┅┅啊┅┅求你┅┅求你把火燙的精液┅┅啊┅┅射進我的身體罷┅┅啊┅┅」
「那我射精之後,你要怎樣做?」
「啊┅┅我會把你┅┅你的雞巴舔得乾乾凈凈,啊┅┅保證你那天下珍品,一點也┅┅也不浪廢。」

 


姐夫像是很滿意這答覆,拋動的動作便慢了下來,騷女人趁機伏在姐夫的胸口喘息。這時姐夫突然擡起頭來,和我打個照面,我實在是太大意了,他們這種坐擁的姿勢,姊夫是剛好向著我的,我竟然一點也沒有考慮到這一點。


正在不知作出如何反應時,姐夫先是一驚定在那裏,但不到20秒後把一只手指放在嘴前,作一個禁聲的手勢,我正在考慮應不應該繼續留下時,我又被眼前的情景吸引了。
這時姐夫把騷女人一手抱著,然後一個翻身,便把騷女人壓在下面,,這個動作做得一氣呵成,乾凈俐落,二人的身體還未有一刻分開過。


現在我看到的是姐夫的背部,這就是所謂的虎背熊腰了,在強壯的腰肢下是個結實的臀部,難怪姐夫這樣會幹。接著姐夫把雙手托在騷女人兩腳的膝彎處,把她的雙腿大大的分開,看來姐夫要全力進攻了。果然姐夫便把腰肢一挺,整根肉棒又插進騷女人的陰戶內,騷女人忍不住又叫了出來。


姐夫跟著便把屁股高高的挺起,把肉棒抽出了一大半,但是我還未見到肉棒的頭部,看來姐夫的肉棒,不單止粗,而且還很長,姐夫把肉棒抽出大半以後,又是全力的往下插,用力插得連陰囊也撞上騷女人的會陰之上。


 

姐夫便這樣的劍及履及地幹著騷女人,可憐的騷女人給姐夫抽插得死去活來,只能發出一些沒有意思的聲音。
「啊┅┅啊┅┅幹死我了。」
「我┅┅我受不了,啊┅┅」
「高潮又┅┅又來了┅┅啊┅┅」
「美死了┅┅」


但姐夫仍是埋頭的苦幹,就這樣抽插了百來次後,姐夫的速度便愈來愈快,同時喉頭開始發出一些像野獸的聲音。忽然姐夫停止了所有的活動,全身的肌肉繃得緊緊的,下身緊緊的抵著騷女人的身體,我看見了姐夫屁股上的肌肉收緊了一下,跟著便放松了,跟著又再次收緊,如此這般一緊一松的抽搐四、五次之後,姐夫再輕輕的抽插幾次,便倒在騷女人身上不動了,兩人都在大聲喘息著。


我想姐夫是射了精了,但是他的肉棒還插著騷女人的陰戶,還未舍得分開呢!我想是時候靜靜的離開了,但是還未看到他們正式的分開時又似乎有些不完美,其實可能是我想要再次重聞姐夫那整根幹的我爽翻的的肉棒,我才甘心。


過了一會,騷女人輕推了姐夫一下,姐夫便翻下身體躺回床上,同時也抽出了肉棒。
我終於都看到姐夫整根的肉棒了,雖然現在只剩下八分的堅硬,整根肉棒都沾滿了淫水和精液,在黑暗之中閃閃生光。


這時騷女人忽然坐了起來,這把我嚇了一跳,以為給騷女人發現了,但隨即看到騷女人把頭伏到姐夫的肉棒上,我看見騷女人用一只手把肉棒輕輕扶正,接著便伸出舌頭來,把肉棒從下至上的舔抹,把上面的精液和淫水舔得乾乾凈凈,我真的不敢相信,騷女人真的會用嘴巴,來和姐夫的肉棒清理。騷女人把一面舔凈後,把頭一轉,又去舔另一面了,騷女人是這樣慢慢的舔,又是舔得那麼的仔細,倒像是十分享受似的,我也不禁的咽了一下口水。最後騷女人張大了嘴巴,把整個圓頭含了進去,跟著便輕輕吸啜,還把頭左右的轉動,騷女人是想把殘留在尿道內的精液也吸了出來。


最後「答」的一聲,騷女人放開了姊夫的肉棒,躺回姐夫的身旁,看來騷女人的工作已經完成了,現在姐夫的肉棒全身已經乾乾凈凈的,軟軟的垂了下來,而姐夫的臉上是一個滿足的微笑。


這時姐夫的目光再次瞄向我藏身的地方,我不好意思和他再有眼光的接觸,於是逃也似的跑回自己房間去了。當我邁開腳步時,才發現我的兩腿間的雞巴已經濕了一大片,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射精了!我匆忙的跑回房中,坐在床上,用紙巾小心的揩抹雞吧和大腿,在清理的時候,我有了怪異的想法,為什麽平時冷冰冰的姐夫看見我偷窺居然沒有跑出來制止?


原來他趁著姐姐懷孕偷偷地幹別的女人,他為什麽會把這個把柄留在我手裏?

他們做愛的畫面、姐夫健碩的身型、結實的臀部、雄壯的肉棒,整晚在我腦海中轉來轉去,我想我終於找到了可以被這個種馬幹的把柄了,我要怎麽樣假裝出一個小舅子的“憤怒”?要裝成怎麽樣罵他對不起我姐姐?怎麽樣讓這個性感的爺們象剛才一樣幹騷女人一樣幹我?我要說出這個願望是否又會被姐夫利用成為另一個把柄?
 


我翻來覆去一直拿不定主義,就在這個時候輕輕地敲門聲打斷了我的思考,“你睡了嗎”姐夫誘人而渾厚的聲音,啊?他來找我幹什麽?一時頭腦一片空白,我只好應了一聲“門沒鎖”姐夫輕輕地走近來穿著一件緊身的白背心和一條三角短褲,雖然剛剛才射過精,但依然是巨大的一團,我不知道要發生什麽事情。

 


姐夫還是那麽性感,幾撮濃密的陰毛不甘心地從緊緊的三角褲邊緣探出頭來。但我連正眼看他的勇氣都沒有,他輕輕地合上門,一屁股坐在我的床旁邊,一句話不說開始抽悶煙,他那個眉頭緊鎖的樣子更加酷更加有型,我恨不得馬上撲上去醉倒在他的懷中,但我暗暗罵自己無能,在這個關鍵時候可不能發騷啊,否則..